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堂吉诃德白——中国舞蹈联盟系列博客

(娱乐、时尚、交友)http://q.163.com/artdance/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性的弱点 (5)  

2010-04-22 10:45:34|  分类: 文化 思想 哲理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第六章 如何使人很快的喜欢你


我在纽约的三十三号街第八号路的邮局里,依次排列等着要发一封挂号信,我发现里面那个邮务员,对他的工作显得很苦恼………。秤情的重量,递出邮票,找给零钱,分发收据,这样单调的工作,一年接一年的下去。
所以我对自己说:「我过去试一试要让那人喜欢我,我必须要说些有趣的事,那是关于他的,不是我的。」于是我又问自己:「他有什么地方,可以值得赞赏的?」这是个很不容易找出答案的难题,尤其对方是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。可是很容易的,我有了一个发现,我从这邮务员身上,找出一椿值得称赞的事了。
当他秤我的信时,我很热忱的说:「我真希望有你这样一头好头发!」
那邮务员把头抬了起来,他的脸色神情,从惊讶中换出一副笑容来,很客气的说:「没有以前那样好了!」我很确切的告诉他或许没有过去的光泽,不过现在看来,依然很美观。他非常高兴,我们愉快的谈了几句,最后他对我这样说:「许多人都称赞过我的头发。」
我敢打赌,那位邮务员中午下班去吃午饭的时候,他脚步就像腾云驾雾般的轻松。晚上回去家里,他会跟太太提到这事,而且还会对着镜子说:「嗯,我的头发确实不错。」
我曾在公共场所,讲过这个故事,后来有人问我:「你想从那个邮务员身上,得到些什么?」
我想得到些什么?我想要从那个邮务员身上,得到些什么?
如果我们是那样的卑贱自私,不从别人身上得到什么,就不愿意分给别人一点快乐,假如我们的气量比一个酸苹果还小,那我们所要遭遇到的,也绝对是失败。
嗯,是的,我确实想要从那人身上,得到些什么!我想要获得一些极贵重的东西,而我已经得到了——我使他感觉到,我替他做了一件不需要他报答的事。那件事,即使过了很久以后,但在他回忆中,依然闪耀出光芒来。

人们的行为,有一项绝对重要的定律,如果我们遵守这项定律,差不多永远不会遇到烦忧。
事实上,如果遵守这项定律,会替我们带来无数的朋友,和永久的快乐。可是如果违反了那项定律,我们就会遭遇到无数的困难。这项定律是.永远使别人感觉重要.
社威教授曾这样说过:「自重的欲望,是人们天性中最急切的要求。」贾姆斯博士说:「人们天性的至深本质,是渴求为人所重视。」我曾经说过,人与动物相异之处,就在于自重感的有与无,而人类的文化也由此而起的。
哲学家们对于人类关系的定律,思考了数千年。而所有的思考中,结果祇引证出一条定律。那项定律不是新的,它跟历史一样的古老!三千多年前,琐罗斯特把那条定律教给所有拜火教徒。二十四个世纪前,孔子在中国宣讲,道教始祖老子教他的门徒。纪元前五百年,释迦牟尼也把那条定律留传人间。耶稣把那条定律,综合在一个思想中——那是世界上一项
最重要的定律:「你希望别人怎样待你,你就该怎样去对待别人。」
你想要跟你接触的人都赞同你,你想要别人承认你的价值,你想要在你的小世界里,有一种自重感。你不希望受到没有价值、不真诚的阿谀,你渴求真诚的赞赏。你希望你的朋友,就像司华伯所说的,「诚于嘉许,宽于称道」。所有的人都需要这些。
所以让我们遵守这条金科玉律以希望别人所给我的,而去给别人。
如何做?何时做?在什么地方做?这个答案是:「所有的时间,任何地点。」
例如:有一次,我去无线电城询问处,打听苏文的办公室号码。那个穿著整洁制服的询问员,似乎自己显得很高贵,他很清晰的回答:「亨利.苏文(顿了顿),十八楼(顿了顿),一八一六室。」
我走向电梯,想了想,接着又走了回来,向那个询问员说:「你回答问题的方法很漂亮,很清楚、恰当,你像一个艺术家,实在不简单。」
他脸上现出愉快的光芒,他告诉我,为什么在答话时,中间要顿一顿,为什么每句话的几个字,要那么说。他听了我那些话后,高兴得把领带略为往上拉高些。当我搭乘电梯上了十八楼时,我觉得人们快乐的总量上,我又加上了一点。
你不需要等到职任驻法大使,或是做了一个很大俱乐部主席时,才去称赞别人,你几乎每天都可以应用它。
譬如:我们要一客法式的煎马铃薯,而那个女服务生替你端来了煮的马铃薯,在那时候,我们就不妨这样说:「对不起,要麻烦妳了——我喜欢的是法式的煎马铃薯。」她会回答一点也不麻烦」,并且很乐意的替你去更换,因为你先尊重了她。
平时客气的话,像「对不起,麻烦你,请你,你会介意吗..谢谢你!」这些简短的话,可以减少人与人之间的纠纷,同时也自然地表现出高贵的人格来。
让我们再举个例子:美国著名小说家「柯恩」,是个铁匠的儿子,他一生没有受过八年以上的教育,可是在他去世的时候,是世界上一位最富有的文人。
经过情形是这样的——柯恩喜欢诗词,所以他读尽了「罗赛迪」的诗。甚至他还写了一篇演讲稿,歌颂罗赛迪兹术上的成就,并且还送了一份给罗赛迪。罗赛迪根高兴,他作这样的表示:「一个年轻人,对我的才学有这样高超的见解,他一定很聪明。」
罗赛迪就请这个铁匠的儿子来伦敦,当他的私人秘书。柯恩一生的转折点,就在这时候。他在这个新的职位上,见到了许多当代的大文豪。受到他们的指导和鼓励,顺利的展开他写作的生涯,才使他享名宇内。
他的故乡在格利巴堡,现在已是旅游的圣地。他遗产有二百五十万元,可是谁会知道,如果他没有写那篇赞赏名诗人的演讲稿,可能会默默无闻,贫困而去世。
这就是真诚,一股出自内心的赞赏的力量。
罗赛迪认为他自己重要,那并不稀奇,几乎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最重要的一个国家也是如此。
你是否感觉到,你比日本人优越?可是事实上,日本人以为他们自己,比你优越得多。如果一个守旧的日本人,当他看到一个白种人,跟一个日本女人跳舞时,他会感到非常气忿。

你以为你比印度人优越?你有权可以这样想,可是他们的感觉,就跟你完全相反。
你以为你比爱斯基摩人优越?,你当然可以这样想,可是你是不是想知道,爱斯基摩人对你的看法又如何呢?在他们的社会里,如果有个好吃懒做,不务正业的人,爱斯基摩人指那种无赖汉叫「白人」那是他们轻视人最刻薄的话。
每一个国家都觉得比别的国家优越,这样就产生了爱国主义和战争。
有一条最明显的真理,就是你所遇到的任何人,几乎每个人,都觉得自己某方面比你优秀。可是有一个方法,可以深入他的心底——就是让他觉得你承认他在自己的小天地里,是高贵重要的,要真诚的承认。
别忘记爱默生所说的:「凡我所遇到的人,都有比我优越的地方,而在那些方面,我能向他学习。」
有些人刚刚觉得自己有若干的成就,就感到自满,结果引起别人的反感和憎厌。
莎士比亚曾经这样说过:「人,骄傲的人,借着一点短促的能力,便在上帝面前胡作妄为,使天使为之落泪。」
我要告诉你,关于我讲习班里,三个学员的故事。他们运用了这条原理,而获得了惊人的效果。第一个是康乃铁克脱州的律师,他不愿意发表自己的名字,我们就用R先生来代替
R君来我讲习班没有多久,有一天,他驾着汽车陪太太去长岛拜访亲戚,他太太留下他陪亲戚老姑妈闲谈,自已另外看别的亲戚去了。R君要把学习所得,作一次实地的应用,以便将来写篇报告,于是他想从这位老姑妈身上开始,所以他朝屋子四周看了看,有那些是值得他赞赏的。
她问老姑妈:这栋房子是一八九O年建造的,是吗?」
「是的,」老姑妈回答:「正是那年造的。」
他又说:这使我想起,我出生的那栋房子——非常美丽,建筑也好。现在的人都不讲究这些了。」
「是的,」老姑妈点点头:「现在年轻人,已不讲究住好看的房子,他们只需要一所小公寓,和一座电冰箱,再有就是一部汽车而已。」
老姑妈怀着回忆的心情,轻柔的说:这是一栋理想的房子这屋子是用「爱」所建造成的。我和我的丈夫,在建造之前,已梦想了很多年。我们没有请建筑师,完全是我们自己设计的。」
老姑妈领着R君,去各房间参观。R君对她一生所珍爱收藏的各种珍品,像法国式床椅、一套古式的英国茶具、意大利的名昼、和一幅曾经挂在法国封建时代宫堡里的丝帷,都真诚的加以赞美。
R先生接着又说:「老姑妈带我参观房间过后,她又带我去车库,里面停着一辆很新的「派凯特」牌的汽车。」
她轻轻说:这部车子,是我丈夫去世前不久买的——自从他去世后,我就再也没有坐
过——你爱欣赏美丽的东西,我要把这部车子送给你!」
R君听到这话,感到很意外,婉转辞谢,说:「姑妈,我感激妳的好意,可是我不能接受。我自己已经有了一辆新的车子妳有很多更亲近的亲戚,相信他们会喜欢这部车子的。」
「亲戚!.」老姑妈提高了声音说:「是的,我有很多更亲近的亲戚,他们希望我赶快离开这个世界,他们就可以得到这部车子,可是,他们永远得不到。」
R君说:「姑妈,你不愿意送给他们,可以把这部车子卖掉。」
「卖掉!.」老姑妈叫了起来:「你看我会卖掉这部车子?你想我会忍心看着陌生人驾着这部车子行驶在街上?这是我丈夫特地替我买的,我做梦也不会想卖我愿意交给你,因为你懂得如何欣赏一件美丽的东西!」
R君婉转的辞谢,不愿接受她的赠予,可是他不能刺伤了老姑妈的感情。
这位老太太单独一个人,住在这栋宽敞的房子里,对着屋子里这些精致、珍贵的陈设,缅怀若以往的回忆——她希望有一个人,跟她有同样的感受。她有过一段金色的年华,那时她美丽动人,为男士们所追求。她建造了这栋孕育着「爱」的房子,并且从欧洲各地,搜集了很多珍品来加以陈设装璜。
现在这位老姑妈,风烟残年,孤零零的一个人,她渴望着能获得一点人间的温暖,一点出于真心的赞美——可是,却没有一个人给她。于是当她发现她找到的时候,就像沙漠中涌出一泓泉水来,使她心底激动而感谢,甚至愿意把这部「派凯特」牌的汽车相赠。
让我再举一个例子!这是纽约一位园兹设计家「麦克乌霍」,所说的经过情形:
「在我听了『如何交友和影响他人」的演讲后不久,我替一位著名的司法官设计园景。那位司法官出来提出他的建议,在什么地方该栽种些什么花。
我说:『法官,你有很好的业余嗜好——你那几条狗都很可爱,我听说你曾得过很多次,赛狗会中的蓝丝带优等奖状。」
我这句话果然出现了效果,那位司法官说:
『是的,我对于养狗很感到兴趣,你要不要参观我的狗舍.」
他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,带我去看他的狗,和他所得的许多奖状。他拿出有关那些狗的血统系谱,告诉我每条狗的血统——由于有优越的血统,所以他豢养的狗都活泼、可爱。
最后他问我:『你有没有小男孩?」
我告诉他有的。
他接着问我:『你孩子会不会喜欢小狗?」
我说:『嗯,是的,我相信他一定会喜欢的。」
司法官点头说:『那太好了,我送他一只。」
他告诉我如何豢养小狗,顿了顿他又说:『我这样告诉你,你很快就会忘了,让我写下来给你。」那位司法官进去屋里,把他要送我的那头小狗的血统系谱和喂养的方法,用打字机很清楚的打了出来,然后给我一头价值百元的小狗,同时还浪费了他一小时又十五分钟宝
贵的时间。那是我对他的嗜好和成就,表示真挚的赞赏所获得的结果。」
柯达公司的伊斯曼,发明了透明胶片后,活动电影的摄制,才获得了真正的成功,同时也使他获得了亿元的财富,成为世界上一位著名的商人。他虽然有这样伟大的成就,可是他仍然跟你我一样,渴求着别人的赞赏。
例如:数年前,伊斯曼在洛贾士德建造「伊斯曼音乐学校」,和「凯本剧场」。这个剧场是用来纪念他母亲的。纽约优美座椅公司经理「爱达森」,希望能承办该剧场里的座椅工程,他打了个电话给建筑师,约妥去洛贾士德见伊斯曼。
爱达森到了那里,那位建筑师说:「我知道你想得到座椅的订货合同,不过我需要告诉你,伊斯曼工作极忙,极严肃,如果你用了他五分钟以上的时间,你就别打算再做这一笔生意了。他不但事情忙,脾气也很大,所以我告诉你,当你快速的向他说明来意后,就即离开他的办公室。」
爱达森听后,就准备那样做。
他被引进一间办公室,看到伊斯曼正理首工作,在处理桌上一堆文件。伊斯曼见有人进来,抬起头摘下眼镜,向建筑师和爱达森说:「两位早,有何见教?」
建筑师介绍了他们认识后,爱达森说:
「伊斯曼先生,我很羡慕你的办公室。如果我拥有像你这样一间办公室,我一定也很高兴在面工作。你知道我是从事于室内木工营业的,我从没有见过像这样一间漂亮的办公室。」
伊斯曼回答说:
「谢谢你提醒了我已差点忘了的事,这间办公室很漂亮是不是?当初这间办公室布置完成后,我确实非常喜欢可是现在,由于我工作太忙,有时甚至于接连数星期,不会注意到这上面了。」
爱达森过去用手摸摸办公室的壁板,说:「这是不是英国橡木?它和意大利橡木的品质,稍有不同」
伊斯曼回答说:「是的,这是进口的英国橡木,是一位专门研究细木的朋友,替我特别挑选的。」
接着,伊斯曼陪同他,参观自己设计的室内陈设,包括木门,油漆色彩,和雕刻工等。
他们在一扇窗前停了下来,伊斯曼和蔼的表示,他要捐助给洛贾士德大学,和公立医院等」些钱,为社会尽一点心意。爱达森热诚的恭贺他说,这是一桩古道热肠的慈善义举。伊斯曼打开玻璃橱的锁,取出他从前买的第一架摄影机——那是向一个英国人买下的发明品。
爱达森问他,当初如何开始他商业上的挣扎和奋斗的?伊斯曼感慨的叙述他幼年时候的贫苦情景——他守寡的母亲,开了一家出租 小公寓。他自己则在一家保险公司做小职员,每天只赚五毛钱。他由于受到饥寒所困,所以立志要刻苦奋斗,免得母亲辛劳至死。
爱达森又找些别的话题,而他自己却静静地听着!伊斯曼谈到他实验室的一段往事上:他说他过去做实验的时候,在办公室里花了整天的时间,有时候整个晚上--有时候,甚至穿起工作服,三昼夜不能脱下来。

爱达森是上午十点十五分进伊斯曼办公室的,当时那位建筑师曾劝告他,最多只能耽留五分钟,可是,一小时,两小时都过去了,他们仍然在谈着。
最后,伊斯曼向爱达森说:「上次我去日本,买了几张椅子回来,我把它们放在阳台上,后来阳光把椅子上的漆晒脱了,我买了些油漆回来自己漆你要不要看看我自己漆椅子的成绩如何?对了,你来我家,我们一起吃午饭,我让你看看。」
午饭后,伊斯曼把他漆的椅子拿给爱达森看——那些椅子,每张不会超过一块五毛钱,而事业上盈利亿元的伊斯曼,他却认为很自豪,只因为那是他自己漆的。
「凯本剧场」座椅这笔订货的总额是九万元。你猜,是谁得到了定货合同?除了爱达森外,还会有其它人?
就从那时候开始,直到伊斯曼去世,他们一直保持着极密切的友谊。
你我该从什么地方开始,实施这种奇妙的试金石?为什么不由你自己的家庭开始呢?我不知道还有任何其它地方更为需要或是更能忽略。我相信你太太一定有她的长处,至少曾经有过,不然你不会娶她做妻子的。可是,你已经有多久没有赞赏她的美丽了?多久了?有多久了?
有一次,我在纽白伦斯维克的米拉密契河钓鱼,我独居在加拿大森林的一个帐棚里。那里每天只能读到镇上出版的一份报纸。或许是空闲的时间太多了,我把这份报刊登的每一个字,都详细的看过。有一天,我从报上「狄克斯」婚姻指导一栏里,看到她的文章,写的非常好,我把它剪下保存起来。她那篇文章上这样指出,她说她已经听厌了人们对新娘所讲的那此。?……。她认为应把新郎拉到一边,给他这些贤明的建议。
她的建议是:「不会甜言蜜语的别结婚,结婚前赞美女人,似乎已是必然的事;可是在结婚以后给她赞美,那也是一种必需具备的职事,婚姻不只是讲诚实还需要有外交的手腕」。
如果你想每天过着快乐、美满的生活,千万别指责你太太治家有不妥的地方,或者拿她和你的母亲,作毫无意义的比较。
反过来说,你应该赞美她治家有方。而且还要有这样的表示,认为自己很幸运,才得到了一位贤内助。如果她把饭菜做坏了,几乎使你无法入口,你也别抱怨,不妨作这样的暗示,今天的饭菜,没有过去那样可口。你太太有你这样的暗示,她一定不顾 辛劳,直到使你满意为止。」
不要突然就开始这样做,那会使你太太起疑心的。
不妨今晚,或是明天晚上,替她买一束鲜花,或是一盒糖果——不要只是嘴上这样说:「是的,我应该这样做的。」还需要你实际的去做——给她一个温柔的微笑,加上几句甜蜜的话。如果做丈夫的,跟做太太的都能这样做,我不相信每六对的夫妇中,有一对会要闹离婚。
你想知道,如何使一个女人爱上你?是的,这里就有一个秘诀,一定有效。这不是我想出来的,这是我从狄克斯女士那里借来的。
有一次,这位狄克斯女士,去访问一位已成为新闻人物的「重婚者」。这人曾经获得二
十三个女人的芳心,和她们银行里的存款(这里需附带说明的是,狄克斯女士是在监狱访问他的。)当狄克斯女士问,他获得女人爱情的方法——他说并没有什么诡计,你只要对女人谈论她自己就行了。
这技术用在男人身上;同样有效。英国一位最聪明的首相狄瑞理说:「对一个男人谈论他自己的事,他会静静的听数小时之久。」
所以,你要使别人喜欢你,第六项规则是:

使别人感觉到他的重要——必需真诚的这样做。

这本书你已看了不少,现在合上这本书,立刻开始对你距离最近的人,实施这门哲学——你会看到一项神奇的效果。


● 提要使人喜欢你的六种方法

第一项规则:真诚的对别人发生兴趣。
第二项规则:微笑。
第三项规则:记住你所接触中,每一个人的姓名。
第四项规则:做一个善于静听的人,鼓励别人多谈谈他们自己。
第五项规则:就别人的兴趣谈论。
第六项规则:使别人感觉到他的重要——必需真诚的这样做。

 

第三篇 得人同意于你的十二种方法


第一章 你不可能在争辩中获胜


大战结束后不久,有一个晚上我在伦敦,得到一个极宝贵的教训。那时我是澳洲飞行家史密斯的经理人;大战期间,他曾代表澳大利亚在巴勒斯坦担任飞行的工作。战事结束宣布和平后的没有多久,史密斯在三十天中,飞行地球半周这件事举世为之震惊,澳洲政府颁赠五万元奖金,英皇封授他爵位。
在这一段时间,史密斯爵士在英国国旗下,是一个被受瞩目注意的人物………可誉称他是不列颠帝国的「林白」。有一个晚上,我赴一次欢迎史密斯爵士的宴会,那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来宾,讲了一段很幽默的故事,还用了一句成语。
说故事的那位来宾,指那句话是出自圣经!其实他错了。我知道那句话的来历,我确实知道,那时我为满足自己的自重感,并且要显出我的优越、突出,而毫无顾忌的纠正了他的错误。那人坚持自己的见解………什么?那句话出自「莎士比亚」?不可能的,绝对不可能的………那句话出自圣经,他也认为他是对的。
这位讲故事的来宾坐在我右边,我的老朋友贾蒙坐在我左边。贾蒙花了很多年的时间,研究莎士比亚的作品,所以那讲故事的和我,都同意把这问题交给贾蒙先生去决定。贾蒙静静听着,在桌下用脚踢了我一下;然后说:「戴尔,那是你错了………这位先生才对,那句话是出自圣经。」
那晚回家路上,我向贾蒙说:「你明知道那句话是出自︵莎士比亚。的作品,为什么竟说我不对呢?」
贾蒙回答说:「是的,一点也不错………那是在莎翁作品?哈姆雷特。第五幕,第二场上。可是戴尔兄,我相信你应该知道,我们是一个盛大宴会上的客人,为什么一定要找出一个证明,指责人家的错误呢?
你这样做会让人家喜欢你,对你发生好感?你为什么不给他留一点面子呢?他并没有征求你的意见,也不要你的意见,你又何必去跟他争辩呢?最后我要告诉你,戴尔,永远避免正面的冲突,那才是对的。」
「永远避免正面的冲突!」说这句话的人己经去世了,可是他给我的教训却仍然存在。
那个教训,使我受到极大的影响,我原来是个固执,拗强的人。小时候就喜欢跟兄弟们争辩,当我进大学后,我研究逻辑和辩论,而且经常参加各项辩论比赛。后来我在纽约教授辩论,甚至,遢计划写一部辩论方面的书,几年后的今天,我一直羞于承认。
从那时开始,我曾静听,批评,从事数千次的辩论,同时注意事后所发生的影响。由于这些,使我得到一个结论,那也是一项真理,就是:天下只有一种方法,能得到辩论的最大胜利,那就是尽量避免辩论………避免辩论,就像避开毒蛇和地震一样。
一场辩论的终了,十次中有九次,那些辩论的人,会更坚持他们的见解,相信他们是绝对正确,不会错的。

你辩论不能获胜,因为你是真的失败了,可是你如果胜了,还是跟失败一样。为什么呢?假定你辩论胜了对方,把对方的意见,指责得体无完肤,几乎指他是神经错乱,可是结果又怎么样呢?你自然很高兴,可是对方如何呢?你使他感觉到自卑,你伤了他的尊严,他对你获得胜利,心感到不满。
你必需要知道,当人们逆着自己的意见,被人家说服时,他仍然会固执的坚持自己是对的。
巴恩互助人寿保险公司,为他们的职员定下一条规则,那就是「不要争辩」。
一个真正成功的推销员,他决不会跟顾客争辩,即使轻微的争辩,也加以避免………人类的思想,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。
现在有这样一个例子:数年前,有一个好争辩的爱尔兰人叫「奥哈尔」,来我讲习班听讲。他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,可是喜欢争辩、挑剔别人,他做过司机,后来是汽车公司推销员,由于他发现自己业务表现并不理想,才来找我的。我跟他说过话后,才知道他推销汽车时,常不愿接受顾客的批评而发生口角。他对我说:「我听了不服气,教训那家伙几句,他就不买我的东西了。」
对于奥哈尔,我开始不是教他如何诺话,我训练他如何减少讲话,和避免跟人争论。
现在奥哈尔已是纽的怀特汽车公司,一位成功的推销员了。奥哈尔是如何做的?他说出自己的那一段经过:
「假如我现在走进人家的办公室,对方如果这样说:「什么?怀特汽车………那太不行了,就是送给我,我也不会要的。我打算买胡雪公司的卡车。』我听他这样说后,不但不反对,而且顺着他的口气说:。老兄,你说得不错,胡雪的卡车确实不错。如果你买他们的,相情不会有错。胡雪牌汽车是大公司的产品,推销员也很能干。。
他听我这样说,就没有话可以说了,要争论也无从争起。他说胡雪牌车子如何好,我毫不反对,他就不得不把话停住了………他总不会一直指着胡雪牌车子,说是如何好,如何好。这样,我就找到一个机会,向他介绍怀特牌车子的优点。
如果在过去我遇到这种情形,我会觉得冒火,我会指那胡雪牌汽车是如何的不好………我意说那家公司出品的汽车不好,可是对方意会指它如何好,争辩愈是激烈,意使对方决心不买我的汽车。
现在回想起来,我真不知自已过去是如何推销货物的.由于这样的争论,不知使我失去了多少宝贵的时间和金钱。现在我学会了如何避免争论,如何少讲话,使我得到了许多的好处。」
就像聪明的老富兰克林常说的:
「如果你辩论、反驳,或许你会得到胜利,可是那胜利是短暂、空虚的………你永远得不到,对方给你的好感。」
你不妨替自己作这样的衡量………你想得到的是空虚的胜利,遢是人们赋予你的好感?这两件事,很少能同时得到的。
波士顿一本杂志上,有次刊登出一首含意很深,而且有趣的诗:

「这里躺着威廉姆的身体,他死时认为自己是对的,死得其所,但他的死就像他的错误
一样。」
你在进行辩论时或许你是对的,可是你要改变一个人的意志时,就是你对了,也跟不对
一样。
玛度是威尔逊总统任内财政总长,他由从事多年政洽经验中得到一个教训,他说:「我们绝不可能用辩论使一个无知的人心服口服。」
玛度先生说得太温和了。据我的经验,不只是无知的人,任何人你都别想用辩论改变他的意志。
这里有这样一个例子:所得税顾问派逊,同政府一位税收稽查员,为了一笔九千元的帐目发生问题,争论了一个小时。派逊指出这是一笔永远无法收回的呆帐,所以不应该课征人家的所得税。那稽查员反对的说:「呆帐?我认为必需要缴税的。」
派逊在讲习班上说:「跟这种冷厉,傲慢,固执的稽查员讲理,那等于是废话…….跟他争辩愈久,他愈是固执,所以我决定避免跟他争论,换个话题,赞赏他几句。
我这样说:「这问题在你来讲,是一件很小的事,由于你处理过很多这一类的问题………我虽然研究过税务,但都是从书上得来的知识,至于你所知道的,都是由实际经验中得来的。我羡慕你有这样一个职位,我跟你在一起,使我获益不少。」
我跟他讲的,句句都是实在话。那稽查员在座椅上挺了挺腰,就开始谈他的工作经验,讲了许多他所发现的舞弊案件。他的语气渐渐平和下来,接着又说到他孩子身上。临走的时
候,他对我说,回去后再把这问题考虑一下,过几天给我答复。
三天后,他又来见我,他说那笔税按照税目办理,决定不征了。」
这位稽查员,显露出一种最常见到的人性的弱点,他需要的是一种自重感。
派逊跟他争辩,他就伸展他该有的权威,来获得他希求的自重感。如果有人承认了他的重要性,这争论也就自然的停止了。由于他「自我」已伸展扩大,就即变成一个和善,有同情心的人了。
拿破仑家里的管事,时常和约瑟芬打台球游戏。在他写的「拿破仑私生活回忆录」中,曾有写下这样一节:「我知道自己球艺不错,不过我总设法让约瑟芬胜过我,这样会使她很高兴。」
我们要让顾客、爱人、丈夫、或者是妻子,在细小的争论上,胜过我们。
释迦牟尼曾这样说过:「恨永远无法止恨,只有爱可以止恨。」所以误会不能用争论来解决,而需要用外交手腕,和赋予对方同情来解决。有一次林肯申责一位与同事发生冲突的年轻军官。
林肯说:「一个成大事的人,不能处处计较别人,消耗自己的时闲去和人家争论。无谓的争论,对自己性情上不但有所损害,且会失去自己的自制力。在尽可能的情形下,不妨对人谦让一点。与其跟一只狗子路走,不如让狗先走一步。如果给狗咬了一口,你即使把这只狗打死,也不能治好你的伤口。」
所以,第一项规则是:

在辩论中,获得最大利益的唯一方法,就是避免辩论。


第二章 如何避免制造敌人


当罗斯福在白宫的时候,他曾这样承认如果他每天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时候是对的,那是到达他最高程度的标准了。
如果这最高的标准,是二十世纪一位最受人注意的人希望的,你我又该如何呢?
如果你能确定,在你一整天百分之五十五的时候是对的,你可以到华尔街,一天赚进百万元,买游艇,娶舞女了。如果你不能确定,你百分之五十五的时候是对的,你凭什么要指摘人家的错误呢?
你可以用神态、声调,或是手势,告诉一个人他错了,就像我们用话一样的有效……而如果你告诉他错了,你以为他会感激你?不,永远不会!因为你对他的智力、判断、自信、自尊,都直接的给予打击,他不但不会改变他的意志,而且还想向你反击。如果你运用柏拉图、康德的逻辑来跟他理论,他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意志,因为你已伤了他的自尊。
你千万别这样说:「你不承认自己有错,我拿证明来给你看。」你这话,等于是说:「我比你聪明,我要用事实来纠正你的错误。」
那是一种挑战,会引起对方的反感,不需要等你再开口,他已准备接受你的挑战了。
即使你用了最温和的措辞,要改变别人的意志,也是极不容易的,何况处于那种极不自
然的情况下,你为什么不阻止你自己呢?
如果你要纠正某人的错误,就不应该直率的告诉他;而要运用一种非常巧妙的方法,才不会把对方得罪了。
就像吉士爵士向他儿子说的:
「我们要比人家聪明,可是你却不能告诉他,你比他聪明。」
人们的观念,是随时在改变的,二十年前我认为对的事,现在看来却似乎是不对了。甚至当我研读爱因斯坦理论时,我也开始存着怀疑的态度。再过二十年,我或许不相信自己在这本书上,所写下的东西。现在我对任何事情,都不像从前那样敢于确定。苏格拉底屡次跟他的门徒这样说:「我所知道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我什么也不知道。」
我不希望比苏格拉底更聪明,所以我也避免告诉人们说他错了。同时我也觉得,那确实对我有益。
如果有人说了一句你认为错误的话,你知道他是说错了。若是用下面的口气来说,似乎比较好一些:「好吧,让我们来探讨一下………可是我有另外一种看法;当然也许是不对的,因为我也经常把事情弄错,如果我错了,我愿意改正过来………现在让我们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」
普天下的人,决不会责怪你说这样的话:「或许是不对的,让我们看看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」
即使科学家,也是如此………有一次,我去访问史蒂文生,他不但是科学家,也是一位探险家,他曾在北极圈一带住了十一年。其中六年的生活,除了水和肉外,吃不到其它任何东西。他告诉我,他正在进行一项实验!我问他那项实验,是作那方面的求证?他所回答的话,使我永远无法忘的了。他说:「一个科学家,永远不敢求证些什么,我只试着去寻求事实。」
你希望自己的思想科学化,是不是?是的,除了你自己外,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你。
如果你承认自已,随时都可能犯错,就能免去一切麻烦,也不需跟任何人辩论了。而别人受到你的影响,也会使他承认他自己有难免的错误。
如果你知道,有个人确实犯了错误,而你直率的告诉他,指责他,你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?我举出这样一个特殊的例子来:S 君是纽约一位年轻的律师,最近在美国最高法院辩护一件重要案子,这椿案件牵涉到一笔钜额的金钱,和一项重要的法律问题。
在辩护过程中,一位法官向S 君说:「海军法的申诉期限是六年,是不是?」
S君沉默了一下,目注法官片刻,然后就即说:「法官合下,海军法中并没有这样限制的条文。」
S君在讲习班中,叙述当时的情形,说:「当我说出这话后,整个法庭顿时沉寂下来,而这间屋子里的气温,似乎就在剎那间降到了零度。我是对的,法官是错了,我告诉了他。可是,他是不是会对我友善,不,………我相信我有法律的根据,而且我也知道那次讲的比以前都好。但是我并没有说服那位法官,我犯了大错,我直接告诉一位极有学问而著名的人物?他错了。。」

很少人有逻辑性,我们大多数的人,都怀有成见,我们之间,都受到嫉妒、猜疑、恐惧,和傲慢所毁伤。很多人不愿意改变他的宗教、意志,甚至于包括他的发型。所以,假如你准备告诉别人他们有错误时,请你每天早餐前,把鲁宾逊教授所写的一段文章读一遍。他是这样写的:
「我们有时发现自己会在毫无抵抗和阻力中,改变自己的意念。可是,如果有人告诉我们所犯的错误,我们却会感到懊恼和怀恨。我们不会去注意一种意念养成,可是当有人要抹去我们那股意念时,我们对这份意念突然坚实而固执起来。并非是我们对那份意念有强烈的偏爱,而是我们自尊受到了损伤。
「我的」两字,在人与人之间,是个最重要的措辞,如果能恰当的运用这两个字,是智能的开端。无论是「我的」饭,「我的」狗,「我的」屋子,「我的」父亲,「我的」上帝,这名辞具有同样的力量。
我们不只反对有人指我们的表错误,或是我们的汽车太旧,而是不愿意有人纠正我们任何的错误。对一桩我们认为「对」的事,总乐意继续相信它。如果有人对我们有了某种的怀疑,就会激起我们强烈的反感,而用各种方法来辩护。」
有一次,我请了一个室内装璜师,替我配置一套窗帘。等到他把帐单送来,我吓了一跳
几天后,有位朋友来我家,看到那套窗帘,提到价钱,幸灾乐祸的说:「什么…….?那太不象话了,恐怕你自己不小心,受了人家的骗吧!」
真有这回事?是的,她说的都是真话,可是人们就是不愿意听到这类的实话。所以,我竭力的替自己辩护。我这样说,价钱昂贵的东西,总是好的。
第二天,另外有一个朋友到我家,她对那套窗帘,诚恳的加以赞赏。并且她还表示,希望自己有一套那样的窗帘。我听到这话后,跟昨天的反应完全不一样。我说:「说实在的,我配制这套窗帘,价钱太贵了,我现在有点后悔。」
当我们有错误的时候,或许我们会对自己承认………如果对方能给我们承认的机会,我们会非常的感激;不用对方说,极自然地我们就承认了。如果有人硬把不合胃口的事实,往我们的喉咙塞下去,我们是无法接受下来的。
美国内战时,一位极著名的舆论家「格利雷」,跟林肯的政见不合,他以为他那运用嘲笑、话骂的争辩方法,可以让林肯接受他的意见,能使对方屈服。他连续不断的攻击林肯,一月又一月,一年又一年,就是在林肯被刺的那天晚上,他还写了一篇粗鲁、刻薄,嘲弄林肯的文章。
这些苛刻的攻击,能使林肯屈服?不,永远不能。
如果你想要知道,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,如何管理你自己,又如何改善你的人性、品格,你可以看」部「弗兰克林自传」。这是一部有趣味的传记,也是一部美国文学名著。
在这部自传中,弗兰克林指出,他如何改过他自已好辩的恶习,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,一个最能干,和蔼,善于外交的人物。
当弗兰克林还是一个经常犯错的年轻人时一天,一位教友会里的老教友,把他叫到一
边,结结实实的把他训了一顿。
「朋,」这位老教友叫弗兰克林的名字:「你太不应该了。你打击跟你意见不合的人。现在已没有任何人会理你的意见。你的朋友发觉你不在场时,他们会获得更多的快乐。你知道的太多了,以致再也不会有人,告诉你任何事情………其实,你除了现在极有限度的智识外,不会再知道其它更多了。」
据我所知,弗兰克林之所以能成功,那是要归功于那位老教友尖锐有力的教训。那时弗兰克林的年纪已不小,有足够的聪明来领悟其中的真理。他已深深知道,如果不痛改前非,将会遭到社会所唾弃。所以他把自己过去所不切符实际的人生观,完全改了过来。
弗兰克林这样说:「我替自己订了一项规则,我不让自己在意念上,跟任何人有不相符的地方,我不固执肯定自己的见解….凡有肯定含意的字句,就像『当然的」,『无疑的」等话,我都改用『我推断」,『我揣测」,或者是『我想象」等话来替代。当别人肯定的指出我的错误时,我放弃立刻就向对方反驳的意念,而是作婉转的回答………在某一种情形下,他所指的情形是对的,但是现在可能有点不同。
不久,我就感觉到,由于我态度改变所获得的益处………我参与任何一处谈话的时候,感到更融洽,更愉快了。我谦冲的提出自己的见解,他们会快速的接受,很少有反对的。当我给人们指出我的错误时,我并不感到懊恼。在我『对」的时候,我更容易劝阻他们放弃他们的错误,接受我的见解。
这种作法,起先我尝试时,『自我」很激烈的趋向敌对和反抗,后来很自然地形成习惯了。在过去五十年中,可能已没有人听我说出一句武断的话来。在我想来,那是由于这种习惯的养成,使我每次当我提出一项建议时,得到人们热烈的支持。我不善于演讲,没有口才,用字艰涩,说出来的话也不得体,可是大部份有关我的见解,都能获得人们的赞同。」
弗兰克林的方法,用在商业上又如何?我们可以举出两个例子:
纽约自由街一百一十四号的玛霍尼,出售煤油业特用的设备。长岛一位老主顾,向他订制一批货。那批货的制造图样已呈请批准,机件已在开始制造中。可是一件不幸的事忽然发生了。
这位买主跟他的朋友们谈到这件事,那些朋友们提出了多种的见解和主意,有的说太宽太短,有的说这个那个,他听朋友们这样讲,顿时感到烦燥不安起来。这买主立即打了个电话给玛霍尼,他说绝对拒绝接受那批正在制造中的机件设备。
玛霍尼先生说出当时情形:「我很细心的查看,发现我们并没有错误………我知道这是他和他的朋友们,不清楚这些机件的过程。可是,如果我直率的说出那些话来,那不但不恰当,反而对这项业务的进展非常危险。所以我去了一趟长岛………我刚进他办公室,他马上从座椅上跳了起来,指着我声色俱厉,要跟我打架似的。最后他说:『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」
我心平气和的告诉他,他有什么打算,我都可以照办不误。我对他这样说:『你是出钱的人,当然要给你所适用的东西。如果你认为你是对的,请你再给我一张图样………虽然由于进行这项工作,我们已花去两千元。我情愿牺牲两千元,把进行中的那些工作取消,重新开始做起。

不过我必需要把话先说清楚,如果我们按你现在给我的图样制造,有任何错误的话,那责任在你,我们不需要负任何责任。可是,如果按照我们的计划,进行制过有任何差错发现,则由我们全部负责。。
他听我这样讲,这股怒火似乎渐渐平息下来,最后他说:『好吧,照常进行好了,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,只求上帝帮助你了。」
结果,终于是我们做对了,现在他又向我们订了两批货。
当那位主顾侮辱我,几乎要向我挥拳,指我不懂自己业务时,我用了我所有的自制力,尽量让我不跟对方争论辩护。那需要有极大的自制力,可是我做到了,那也是值得的。
当时如果我告诉他,那是他的错误,并开始争论起来,说不定还会向法院提出诉讼。而其结果不只是双方起了恶感及经济上的损失,同时失去了一个极重要的主顾。我深深的体会到,如果直率的指出人家的错误,那是不值得的。」
让我们再看第二个例子………别忘了,我所举的例子,你随时可能会遇到! 情形是这样的:纽约「泰洛木厂」推销员「克劳雷」,这些年来,一直在说木材检查员的错处,他常在争论辩护中获胜,可是就没有得到过一点的好处。就是由于好争辩,使克劳雷的两家木厂,损失了上万元的钱。后来他来我讲习班听讲后,决定改变他的方针,不再争辩了,….…结果如何呢?这是他提出的报告:
有一天早晨,我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,那是一个愤怒的顾客打来的电话,他说我们送去工厂的木材,完全不适用。他工厂已停止卸货,并且要求我们,立即设法把那些货从他们工厂运走。当他们在卸下一车的四分之一货时,他们的木料检查员说,木料在标准等级以下百分之五十五,在这种情形下,他们拒绝收货。
我知道这情形后,立即去他的工厂………在路上,心里就在盘算,如何才是处理这件事的最好方法。在平常我遇到这种情形时,就需引证出木料分等级的各项规则;同时以我自己做检查员的经验和常识,来获取那位检查员的相信。我有充份的自信,木料碓实是合乎标准,那是他检查上误解了规则。可是,我还是运用了从讲习班中,所学到的原则。
我到了那家工厂,看到采购员,和检查员的神色都很不友善。似乎已准备了要跟我办交涉、用谈判。我到他们卸木料的地方,要求他们继续下货,以便让我看看错误出在什么地方。我请那位检查员,把合格的货放在这边,把不合格的放另一边。
经我看过一阵子后,发现他的检查,似乎过于严格,而且弄错了规则这次的木料是白松,我知道这位检查员只学过关于硬木的学识,而对于眼前的白松,并不是很内行。至于我则对白松知道得最清楚,可是,我是不是对那检查员,有不友好的意思?不,绝对没有。我只注意他如何检查,试探地问他那些不合格的原因在什么地方。我没有任何暗示,并指他是错误了。我只作这样的表示——为了以后送木材时,不再发生错误,所以才接连的发问。
我以友好合作的态度,跟那位检查员交谈,同时还称赞他谨慎、能干,说他找出不合格的木材来是对的。这样一来,我们之间的紧张气氛渐渐地消失,接着也就融洽起来了。我会极自然的插进一句,那是经我郑重考虑过的话,使他们觉得那些不合格的木材,应该是合格的。可是我说得很含蓄、小心,让他们知道不是我故意这样说的。

渐渐地,他的态度改变了!他最后向我承认,他对白松那类的木材,并没有很多的经验,他开始向我讨教各项问题。我便向他解释,如何是一块合乎标准的木材。可是我又作这样的表示如果不合他们的需要,他们可以拒绝收货。最后,他发现错误在他自己,原因是他们并没有指出需要上好的木料。
我走后,这位检查员,再将全车的木材检查一遍,而且全部接受下来,同时我也收到一张即期支付的支票。
从这一件事看来,任何事情只要运用若干的手腕;并不需要告诉对方,他是如何的错误。在我来讲,我替公司省了一百五十元的损失,而双方所留下的好感,那就不是用金钱所能估计的了。
在这一章,我并没有讲出什么新道理。十九个世纪以前,耶稣曾经这样说过:「赶快赞同你的反对者。」
换句话说,别跟你的顾客、丈夫,或是敌手争辩,别指摘他错了,别激怒他,而不妨用点外交手腕。
在基督降生前二千二百年,埃及国王教训他的儿子,说:一要用外交手腕,才能帮助你达到你所希望的目的。」
所以,如果你要获得人们对你的同意,那第二项规则是:

尊重别人的意见,永速别指摘对方是错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